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不伦恋情- 香艳舅妈
香艳舅妈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一本大道免费高清_男人多人做人爱的视频_欧洲多人dogman]

地址发布页:地址发布页:

飞机沿着跑道,慢慢前行,越来越快,机身挑起,直插云霄,不一会消失在天的尽头

舅妈在推了我一下催促道:「走吧。」我怔怔着望着天际飞机的消逝处,许久许久没有反应,舅妈用力的拉了我下,我才回过神来,忙擦了擦已经湿润的眼睛,甩了甩头,抬头望了望天空,大喊一声:「走。」拽着舅妈来到了车边,舅妈打开车门,伸手整理下座垫,娇好的圆臀尽展在我的眼前,我呼吸一窒,不由得探出手去。

舅妈玉腿轻抬,坐进了驾驶室的,看着我停在半空的手,媚笑道:「小坏蛋,想干什幺?快上车!」我快速的坐到了另一个座位上,舅妈发动了车子,看着那娴熟、优美的动作,莲藕般的胳膊,以及刚才那丰满的圆臀,心中不觉一蕩,呼吸为之一窒。

手不由的攀上那高耸的双峰,包住球状的半个圆顶,顿时整个手掌都充斥着丰乳盈韧质感的弹性和饱满,不由使劲揉捏了几把,滑腻柔和的手感引起阵阵的兴奋,舅妈高耸的双胸剧烈的起伏,舅妈杏目含春的撇了我一眼,「不要,我会叫的。」那声音哪里是不要呀,简值是在催促快点,于是我的手更加用力,舅妈的呼吸明显加速、变重了,「讨厌。」车子拐下了高速路,行驶在静寂的小路上,我的双手更加的不客气,放肆的揉搓着她的双峰,舅妈嗯嗯的叫着。

我的手悄悄的下滑,温柔地撩起她的短裙,欣赏着性感的丁字内裤根本无法遮掩无边的春色。朝着那幽谷挺进,轻车熟路,一把探个正着,手瞬间湿露露的,中指稍用力,探进了密洞的深处,用力的扣了几下,舅妈,啊啊的叫了几声。

突然一个紧急剎车,我的身体猛向前冲,手却被夹在子双腿间,舅妈在我的头上重重的敲了两下,打开车门,跳下车说:「你开车,一点也不老实。」那神情既似长者的轻斥,又似情人的娇嗔。

我只有听命,于是,我和舅妈换了个位置,车子继续在春色中前进。

忽然屁股下透过一丝凉意,我嘿嘿一笑,「舅妈你尿裤子了呀,我说的呢,一向最爱开车的舅妈,怎幺今天突然不开车了呢。」我拿舅妈寻着开心。

眼角的余光看到舅妈娇嗔眼神传瞬间变成玩世不恭的样子:「没有呀,我尿了吗?嗯,我看看。」说着,手伸向我的屁股下。

我轻抬起屁股,好方便舅妈的检查,我以舅妈要摸是不是湿了,突然间意识到自己犯了个低级错误,舅妈尿没尿还用的着摸吗?


屁股一阵剧痛,本能反应立刻跳了起来,头砰的一声,撞到了车顶,疼的我龇牙咧嘴,车子猛的一拐,我赶紧一打方向盘,还好没有掉到路下边,也幸亏是小路,要不刚才就是一起严重的车祸了。

「干嘛,要谋杀亲夫呀」舅妈开心的拍着手,放肆的大笑着,那一瞬间彷彿是个小女孩「该,报应,看你老实不」。「就是尿了嘛,还不让说,你没看我裤子都湿了” 「还说,你还说是不,看我不好好收识你。” 舅妈说着,就猛的扑了过来,顺手把车钥匙关了,车子顿时停在了小路的中间。

手立刻在我的身上活动起来,这次不是拧,而是疯狂的抚摸,全然没有顺序,乱摸一片,间或轻拧下,我大笑不止,一边咳嗽,一边求饶到:「好舅妈,我不说了,我再也不说,饶了我吧。」

嘻闹了一阵,舅妈把头轻靠在我的胸部,静静的听着我的心跳,用双臂紧紧抱着我的腰。

一时间,静极了,没有了城市的喧嚣,没有了俗世的烦恼,只有流淌的爱,心与心在无声的交流。

没有了烦恼,也没有了纷争,更不必去躲避世俗的眼光,静静的想着,无声的交流着。

许久,许久。

「宇儿,你老婆得去学习三年呢,你搬过来住吧。」舅妈首先打破了沈静。

「过段时间再说吧,现在我的心好乱。」「不行,我就要你今天搬过来,你就今天搬嘛。」舅妈抬头,用她那期盼的目光看着我。

我没有言语,低下头,用我的双手开始探索。

「干啥呢,宇儿!你到底搬还是不搬。」舅妈生气的把我的手从衣服里拽出来。

「……宇儿」舅妈晃了晃腿。

「嗯?」我睁开眼。

「你真不想搬过来和舅妈一起住?」

「不是不想,只是现在心里乱,让我过两天适应适应。」「唉!」舅妈长歎口气,拿过我的手,慢慢塞进自己衣服,嫩蓝色的紧身上衣,把双胸衬托的格外有形,我的手颤微微的就伏在了上面。

虽然这已不是第一次,但现在心里绝对少了平时压力,放鬆了许多,由于兴奋心跳的厉害,手心里满是汗水,沾在高挺的耸起上,摸起来滑滑的。

舅妈的奶子软软的,摸起来舒服极了。我想抓得更实一些,又怕舅妈疼,只好用力的揉搓着,这时的衣服实在碍事,手有点施展不开,手又往下蹭了蹭,舅妈善解人意的褪出一只胳膊,好方便我展开工作。

车里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,一时也不知怎幺进展,舅妈看透了我的心思,用手轻触了两个按钮,两个前排的驾驶座靠背,同时缓缓向后倒。

我暗歎了一声:真是好车,转眼间一个双人小床就铺开了。

我把舅妈轻放在新床上,撩起她的衣襟,把胸衣向上推到一边,露出两个洁白玉兔,我忍不住的张开嘴,含住了舅妈的奶头,奶头圆润饱满,用舌头去顶,扫来扫去,不一会便硬挺挺的了。

舅妈的身子不安的扭动着,嘴时也哼了出来。

「舅妈得奶子好幺………」我含唬不清说声:「好」便继续我的工作。

舅妈喘着,哼着,手也没有闲着,悄悄的伸下去,摸到了那处坚硬,隔着裤子揉搓。我变得更加高涨,紧紧的抱住舅妈,轻叫着「舅妈,舅妈,我要。」舅妈摸了一会,手便离开了。

我正诧异着,舅妈一翻身把我压在了身底下。

舅妈亲了亲我的脸,缓缓得向下爬,伸手解开我的腰带,把我的裤子拽了下来,双手褪下短裤,我那大鸟早已一竖擎天了,摇头晃脑的向舅妈打着招呼。


舅妈一点也不客气,直中我的要害,一把攥住,那硬硬的骨感,立刻就传到了舅妈的心里,这个棍子,咋就这幺硬呢,自己怎幺就爱他不够呢,一想到他在里面横冲直撞,下身不由又水涟涟的了。

舅妈攥住那里,轻轻地往下捋,露出娇嫩的小头,舅妈爱惜的伸出舌尖轻轻地舔。那神情,那专注,彷彿是在品味人间美味,轻轻的嘬着。

我就觉得下面一阵阵又麻又酥的传过来,说不出舒服。

「宇儿,舒服幺?」舅妈柔声地问我。

我「嗯」了一声。

「舅妈也要舒服舒服。」「嗯。」我就要起来,舅妈又把我按下了,「别动。」起身调整了方向,把她的屁股压在了我的头部。

天啊!我日思夜梦的事情,马上就要实现了?!

在我的内心中,无数次对我嚮往的女神用小弟向她致敬,为她鞠躬尽粹,但这也只能是存在意念中,睡梦中。

自从,前年舅舅去世之后,舅妈和我们的来往多了,彼此之间也更熟了,偶尔的也吃舅妈的一点豆腐,但并没有更近一步的事了。

上个月,我老婆接到通知,到国外学习三年,舅妈看我的眼神变了,变的更加丰富了。我知道,今后的三年中,该发生总会发生,但没想到来的这样快。

离别的愁绪还没有散尽,一个巨大的幸福便接踵而至,一时间我激动不已。

虽然不是第一次和女人近身内搏,但这时还是让我手有些颤抖,我慌乱的把舅妈的丁字裤推到一边,一股强烈的女人味向我涌来,这是春情萌发的味道,的确让人提神,大鸟不由得在舅妈的口中摆了摆,顶在舅妈的深喉处,舅妈,赶紧吐了出来。

「就这样了,还不老实。” 这次舅妈学乖了,就不吸的那幺深了。

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舅妈的下身,兴奋地心几乎跳出了嗓子眼,眼睛瞪得大大的,恨不得要跳出来。

两条白皙丰腴的大腿跨在我的头上,露出中间黑乎乎一丛毛,看那毛块的外型,绝对是经过精细的修剪,晶莹湿润的两片肉胀向两边,中间微微露出粉红色布满褶皱的洞口,像张嘴一样咧着,已经是水旺旺的了。

舅妈见我许久没有动作,扭了扭屁股问:「好看幺?」「……好看。」舅妈把自己的下身放在我嘴边,压下身子,用两手扒开,说:「别光顾着看呀,快帮舅妈舔舔。」我如奉玉旨,嘴便凑了上去,舌头不断龚击那细嫩的小肉,不一会,我便满脸水涟涟了。

舅妈那迷我的玉洞越开越大,我越吸越有力,舅妈那娇嫩羞涩的珍珠也不惧人的露了出来,我一见,立刻就吸了上去。

舅妈,啊的一声,身体一僵,把我的头紧紧的夹住了,一股股泉水,从不干,泉中,接连涌出,我只得用嘴接住,但也顺着脸流的满座全是,好半天舅妈才长出一口气,鬆开了双腿。

舅妈旷日孀居,三年不尝肉味,稍有火星,就会自焚,哪受得了这个,一时之间,竟高潮了。

不一会,舅妈就恢复过来,转过身子,抱着我的头,拚命的亲着,「好宇儿,你让舅妈舒服了,舅妈今天全给你,舅妈今天也要让你最舒服。」说着手探到下边,握住我的硬挺,在洞口划了几下,把棒棒弄的湿润些,稍一按,咕叽一声,便全根没入,一场盘肠大战马上开始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